医生

         谢阁兰1878年出生在布雷斯特,因为近视,未能入伍进入海军。但1898年,他还是考上了波尔多的海军卫生学院。作为医生,他以积极参与而著称。比如他刚到达塔希提时,就考察了被飓风蹂躏的土阿莫土群岛(1930年1月);在北京期间,他前往满洲照顾被瘟疫感染的中国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挺身救助被送到布雷斯特的伤员(1915年8月),1918年9月起,他还试图拯救染上西班牙流感的病人。

旅行家

       谢阁兰一生中有三次重大的旅行。第一次是塔希提之旅(1903年1月至1904年9月),第二次是在马可萨斯群岛,也就是他后来讲述的高更之旅(1903年8月)(《高更在其最后的装饰画中》)。第三次是中国之旅。他的中国之旅又由三次探险之旅所组成:第一次旅行是他住在北京的期间组织的。他刚开始的时候作为海军翻译生前往北京,后来又因医学活动(1909年5月-1913年7月)而延长了在北京的居留。居留期间,在朋友奥古斯都·吉尔贝·德·瓦赞(Gilbert de Voisins )的陪同下,谢阁兰第一次穿越了中国(1909年5月至1910年1月);1914年2月至8月,他再带领一支考古团队“大对角线”在中国进行考察活动,团队中除了瓦赞之外,还有他的另一位好友海军军官让·拉提格(Jean Lartigue);最后,1917年2月至7月,他又一次前往上海和南京,为法国战争部征募中国劳工。这些经验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他的“反游记”——《出征》(Équipée)。谢阁兰的游历促成了他的日记(《砖与瓦》及《路上的叶子》)和大量的通信的产生。

考古学家

        这三次探险之旅中有两次谢阁兰是在从事考古工作。

 

                                                                                 Photo représentant un groupe de personnes dont Segalen sur un site archéologique

谢阁兰及奥古斯都·吉尔贝·德·瓦赞及其身边的挖掘队伍,1914年考古探险,昭化县包三娘墓,1914年4月2日或3日

         拉提格1923-1924年及1935年发表了对1914年考察的回顾,这次考察特别重要之处是他们在西安地区辨认出了大量的古墓,包括秦始皇帝(薨于公元前221年)陵。1917年的考察则让他有机会完善对南京地区的考察。

艺术批评家

        在《中国——伟大雕刻艺术》中,谢阁兰所表述的远超出科学性的总结回顾,他创作的是一部具有“视野”的作品,作品中与审美鉴赏相伴的是对死亡的思考。作为艺术批评家,谢阁兰在其他写作中也表达了对兰波、高更及居斯塔夫·莫罗(Gustave Moreau)的评鉴(《艺术的首要写作》)

小说家

         尽管厌恶小说,觉得这种形式过于粗俗,谢阁兰还是发表了三部小说,赋予了小说新的写作形式。《远古人》(1907)从塔希提人的视角讲述了波利尼西亚被欧洲人征服的故事;《勒内·莱斯》是一部出于好几种原因写成的讽刺小说,从一种私密的角度进行讲述,是对虚构的一种思考;《天子》是从内部重构中国倒数第二位皇帝的没落统治的一次尝试。

剧作家

        谢阁兰创作了两部剧作,是一次与德彪西的合作,尽管很遗憾未能完成。其中一部是介绍佛祖生平的剧作《悉达塔》,还有一部是《俄耳王》。谢阁兰还曾着手重写克洛岱尔的剧作,题为《第七日的休息》,改编自《为了土地的战斗》(Combat pour le sol)。

诗人

        谢阁兰的杰作无疑是他于1912年出版,后于1914年补充的题为《碑》的诗集,在这部作品中,作家介绍了分布在六个方向上的路线——南、北、东、西——然后还增加了“中”——据认为是以中国为基点以及“路径的边缘”,这部作品是他在其作为作家—旅行家的阅读及经验滋养下的中国完成的,也是在诗人时而黑暗时而阳光内心中完成的。战争期间,作为一种挑衅,谢阁兰出版了《画》(1916),这是一个“说大话的人”的声音,提供的是对绘画或艺术品的梦寻的诗意回声。他其他两个唤起精神共鸣的诗集仍然专注于中国:《颂歌》和《西藏》。

思想家

         在他的散文集《异国情调论》中,谢阁兰发展出的是一种难以一言以蔽之的思想,但其中心是“多样”,这既是对谢阁兰多彩的一生的反映,也是对审美经验的要求:事物和主体拉开距离才更美。

身后

        谢阁兰1919年告别人世,至今死因还有争议。自此以后,他的作品还在持续得到更新。其中有一部分出版在《七星文库丛书》中。谢阁兰全集的出版工作尚在编辑之中,将由奥诺雷·尚皮翁(Honoré Champion)出版社以评述的形式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