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历书展现出极大的延续性,但并不缺乏新元素,特别是经由传教士的介绍的西方新元素。其中大部分是官版历书, 但也有一本极为罕见的民间版本的历书。

1652年至1900年的44份历书

       法国国家图书馆保存的51份历书中,除了来自敦煌的历书之外,有7份严格说起来并不是真的历书,而是星历表,其标注的是所示年份每月每日太阳、月亮及星辰的位置。其中最古老的(1674)一本中夹有一份标签,上有拉丁文注耶稣会士  Ferdinand Verbiest(中文名:南怀仁, 1623-1688)为书的作者(编号:Chinois-4926)。这些年历覆盖了1652年至1900年这样一个历史时期。有一份年历(Mandchou 213)损坏严重,且日期缺失,但可以确定是1782年以前出版的,因为这份年历的某一页上盖有法国国王图书馆的印章。这些年历的名称为时宪历,乾隆以后,因避讳乾隆的名字而改历为“书”。这种年历是由耶稣会士所编,特别是明末时的汤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1592-1666)。时宪历受到了西方历书的影响,至少在其天文部分如此。 

满文年历及一本民间年历

       法国国家图书馆馆藏历书中,除了17世纪和18世纪的历书以外,大部分都是由伯希和所收集保存在此的。其中汉文的与满文的历书的数量几乎相等,大部分满文历书是19世纪中至1900年间出版的。某些满文历书品相精,版式大(35-40 cm x 20-1 cm 左右),带封面及黄缎套装,其来源可能是“北京的皇家图书馆”,其中一本(编号:Mandchou 295)中的印章对此给与了佐证。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官方版本或者与忠实于原版的复制版, 封面上大都附有一个板块注明钦天监独家印造颁行,并盖有红色皇家印章。在书的背面还印有整个帝国之内禁止仿造历书,违者重裁的字样。不过显然这一警告从来都未能阻止”盗版“的出现。在这一类藏书中,最老的一本是位于今天福建南部漳州一位叫苏寿高的人编辑并且可能也在同一个地方印制的历书,年代为1652年(Chinois-4974)。像大多数民间印刷的历书一样,不仅版式较小(23,5 x 12,5 cm)、制版粗糙,引文部分有很多的不同:除了官方版本的节气日期以外,特别是还有介绍如何按照日期的变化使用护符治病的用法,以直接绕过禁忌。

官版历书的内容

       一般而言,官版历书中汉文是印刷版,满文的是手写本, 它们有以下三部分完全不同的内容:1)引文;2)历书正文;3) 结尾部分。第一部分是一种形式的引文,含有节气的日期和时间;还有九宫九色图——值得一提的是,这显然是对敦煌历书(九世纪至十世纪)的延续;标注各省所有节气的太阳升起和落下的日期和时间则是传教士的功劳。相对比较随意的是对六十天干地支与其造成的影响及神煞的介绍。历书部分制作精美,满文版的留白较多,中文版常常用红黑两色(红色用于月相、月份九方色名称、日神、节气及太阳升降)。月历中有月神及其九方色,位于日历之前。日历分成两部分,上面的部分是历谱(第几日、天干地支等等),下面的部分是择日书,对日神及每日忌宜事项予以标注。在日历上方还有月相。结尾部分列出了各种择日法:六十甲子男女宫数;最重要神煞的方位;太岁出游; 日游神及人神方位——这两种方法源自敦煌历书;太白游方;长短星测吉凶;百忌日,宜祭灶及洗头日;游祸日,此日不宜服药;天火日,此日不宜穿草做的衣服;凶月初宜宴请及游乐的那几日以及嫁娶周堂图;五姓修宅(如以下满文历书所示:Mandchou 192

历书与传教士

       在历书的最后有一张表,列出了负责历书的钦天监官员的姓名。1693年的历书(编号:Chinois-4979)中,我们可以读到徐日昇(Tomàs Pereira ; 1645-1708)及安多(Antoine Thomas ;1644-1709)的名字。此二人并非正式的官员,而是在闵明我(Claudio Filippo Grimaldi; 1638-1712)不在时,临时代为“治理历法”。继汤若望、南怀仁之后,闵明我被任命为钦天监监正,但在1686-1694年间因出使离开中国。就历书与传教士的关系而言,最有意思的可能是1768年的历书(编号:Chinois-4980)。在这本历书末表中不仅出现三位耶稣会传教士的名字,刘松龄(Augustin de Hallerstein 劉松齡  ;1703-1774)、 鲍友管(Antoine Gogeisl, 或 Gogais;1701-1771)及傅作霖(Felix da Rocha  又写为 D'Arocha, 1713-1781),而且在这本历书中还夹入了把历书内容翻成拉丁文的纸张。在日期标为1798年12月9日的一封信中,我们了解到这是西班牙奥思定会士胡安·罗德里格斯(Juan Rodriguez ;1724-1785)在“三位修会(耶稣会)修士”的帮助下为领衔修院院牧勒内·加卢瓦(René Gallois 或记作 Galloys) 所翻译的。加卢瓦是“王家花园及国王自然学家”。他1764年至1765年前往中国为洛里昂的植物园收寻植物。1767年,他再次前往广州收寻植物,以便在法兰西岛(即毛里求斯岛)进行种植培养 。1768年,他寄了一封信给罗德里格斯请他寄给自己一本中文语法或者为他编写一部语法。以前,已知有罗德里格斯署名的除了两本手写的拉丁文-汉语、汉语-西班牙语辞典以及一本练习册之外,还有一本西班牙语的中文语法——《中国语言的艺术》(Arte de lengua chinica, 西班牙国家图书馆),后者很可惜一直停留在手写稿的程度,虽然它其实要比雷慕沙的《汉语语法要素》(Elémens de la grammaire chinoise )早三十几年。不过现在,我们知道罗德里格斯也曾翻译过这一份中国历书,尽管它显然未曾引起人们的注意。

 

 

图: 順治壬辰 1652年官版历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