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套三卷手写本的第一卷的标题是《中国植物——传教士手绘》。第二卷的标题是《中国的有毒植物图谱——耶稣会传教士制作的彩色刻版印刷本》。第三卷用了同样的标题,但是“刻版印刷”被划掉了。实际上,这三卷书中的图画是上了色的,但非刻印而成。“有毒植物”这一名称也只与部分内容相符,本书介绍的大部分植物其实是无毒的。

        这套书共313页,有两种不同质量的纸张,除了一两个特例以外,每页纸上画了一棵或两棵植物。如果是有两棵植物,是因为它们同名,但地理起源不同;很多时候其实它们也并不属于同一植物物种。一般我们可以看到在图的上方及左方或右方都注有汉字。上方的文字是介绍这一植物名称,前面还有植物来源地区,阅读方式从右往左。旁边的文字如果完整的话,提供四类信息。最高的文字写的是植物所属种类;靠其左边排版稍低的文字是植物的名称,但未注明来源地。再往下用更小的字体所写的是其毒性,标注着无毒到极毒。最下面的文字注明植物的形态。

        这套书部分摹绘了由明弘治皇帝敕命编纂、于1505年撰成的《本草品汇精要》手写本中的彩图。这一写本一直保留在皇家图书馆,从未出版刊行。如果说一套具有类似彩图、现存法兰西学院图书馆的书肯定是源自住在北京的耶稣会传教士汤执中(Pierre le Chéron d'Incarville)神父的话,那么我们这里看到的这套手写本的源起则不为人知。也许这套手写本摹绘的资料来源与汤执中使用的一样,或者也可能它摹绘自另一位耶稣会传教士李明(Louis Lecomte)神父此一世纪前绘制的一套书。不管怎么说,该手写本的这一状态表明其只是一个处在编辑过程中的手写本,最终是为了制作成为如题所示的一本书。我们可以注意到这三卷书的区别。第一卷有31幅彩图,其上没有任何说明,而在其它两卷中仅有一幅没有说明。没有图释的彩图使用的纸和有图释的彩图使用的纸是不一样的。但是绘图的质量与法兰西学院图书馆收藏的那套书质量明显有得一比,非常接近保存在日本大阪武田财团书屋的原稿。

        与此同时,汤执中还让人制作了另一份彩图的副本,这一副本显然是皮埃尔•约瑟夫•布考兹(P.-.J. Buc'hoz)1781年出版的《植物图集——或中华药用植物图集》所临摹的版本。

 

参考文献:

Dumoulin-Genest, Marie-Pierre. L'introduction et l'acclimatation des plantes chinoises en France au XVIIIe siècle(《中国植物在法国的引入与培植》). 博士论文Thèse de doctorat, Paris: 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EHESS), 1994.
Métailié, Georges. « Un manuscrit en quête d'auteur. Du Plinius Indicus de Johan Schreck au Bencao gangmu de Li Shizhen et au Bencao pinhui jingyao de Liu Wentai (《一个手写本作者的寻找,从邓玉函的〈印度植物〉到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再到刘文泰的〈本草品汇精要〉》)», Journal Asiatique(《亚洲通讯》), 1998, 286(1), pp. 211-233.
Métailié, Georges. « A propos de quatre manuscrits chinois de dessins de plantes »(《关于四本中文植物绘图手写本》), Arts Asiatiques(《亚洲艺术》), 1998, 53, pp. 32-38.